Ensley

金榜题名
私厘ensley
weibo:私厘
末子組💕
❤いずつか

【凛司】九点半

*交往前的双向暗恋
*私设





又来了啊
朔间凛月抬眸看了一眼推开门进来的人,随着门铃一响,自己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向那个地方看去。趴在桌子上,单只眼睛瞄着自己无比熟悉的红色身影,全神贯注地看着商品,偶尔叮嘱前台几句,笑着从自己前面走过。
朔间凛月作为这间餐厅的服务生,端着一份甜点,往朱樱司的方向走去。每前进一步,他都在注意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选择坐在了不显眼的角落,像几天前一样,拿着咖啡店里的一本书,津津有味地品读着。
什么书读那么久啊。
朔间凛月心不在焉地想。
把甜品放在朱樱司面前的桌子上。对方抬头笑着说了句谢谢。朔间凛月转过身打了个哈欠,顺带瞄了眼朱樱司手里的书,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

哗啦哗啦
朔间凛月睁开眼睛,单手撑着头,眯着眼打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今天不会来了吧。
朔间凛月这样想,又趴回桌子上。今天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值班,想着下雨天,没有什么客源,自己却毫无困意,心绪跟着雨滴,偷偷地,悄悄地,不知道流到了哪个人的心里。
熟悉的门铃响起,朔间凛月一个激灵直起身子,死死地盯着来人。朱樱司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唯唯诺诺地开口:“抱,抱歉,打扰到您了吗?”
朔间凛月看清楚了朱樱司的身影,无奈地歪着头问他:“下雨天也很准时嘛,ス~ちゃん。”
朱樱司抬头看了一下钟表,“不,凛月先生,今天已经迟了。”
“在意那分分秒秒的差距的只有ス~ちゃん啦。”
朱樱司不满地鼓起腮帮子:“这是很严肃的问题,诶…您又要睡着了吗?我还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还是老样子没错吧?”
朔间凛月摆摆手,不愿意再听年轻人的说辞。这对于他来说无非就是催眠曲。朱樱司只好妥协,从书架抽出自己放在原本位置的书。坐在了那个不显眼的位置。
朔间凛月把甜品放在桌子上,瞄了一眼那本朱樱司看了两周的关于吸血鬼的古典书籍。
那是朔间凛月自己捐给咖啡店的。

这一连几天的都下着连绵不断的雨。朔间凛月这次外出,并没有知道朱樱司是否来过店里。等他回到店里,那个孩子正拿着自己捐赠的书,走出了店。“ス~ちゃん,这是干什么呢?”朔间凛月指了指朱樱司手里的书。“凛月先生,我已经买下来了。”
在他与自己擦肩而过之时,朔间凛月很想问一句:“那么ス~ちゃん再也不来了吗?”
至此,朔间凛月有点明白了
自己,或许是大难临头了。

朔间凛月喜欢上了朱樱司。
明明就是一个匆匆的客人,但他的一举一动还是抓着自己的心。朔间凛月像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等待着谁。一连几天,都不见人影,咖啡店的门没有红色的身影打开,可朔间凛月却想推开朱樱司心房的门。

九点半。朔间凛月看了一下手表,转过了咖啡店门口的牌子。转身却看见朱樱司站在自己面前,那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朔间凛月感受到自己的心,正小鹿乱撞。
“ス~ちゃん,早上好。”
朱樱司笑了,但没有说话。
“虽然今天已经结束了,但ス~ちゃん想要点什么呢,还是老样子吗?”
“不。”
朔间凛月听见他这样说,诧异地轻笑着,等着他下一句。
“我今天想要点不一样的。”
朱樱司这样说着,踮起脚小心翼翼地亲了朔间凛月的脸颊。

梦吗?
昨天晚上的事情历历在目。朔间凛月却觉得不真实。

“那天没有到店里来,其实是因为把这件事想了好久。”朱樱司这样解释着。
“想着凛月先生,真是和别人相处得很差呢。”
朔间凛月没有从刚才的事情缓过来,只好默不作声听着朱樱司的下一句。
“不知道这样自以为是的举动,有没有让凛月先生觉得并不那么孤寂呢。”

回想着这些话,朔间凛月当时一句都听不懂。他是指什么举动呢,是隔着日子来咖啡店陪自己,还是指买下了自己的书?看着窗外夕阳渐渐爬上屋檐,朔间凛月笑了,那天下着小雨,自己外出回来撞上朱樱司,那个人对自己说:“凛月先生,我已经买下来了。”
他到底是指买下了书。
还是指“买”下了凛月先生呢。
朔间凛月期待着那个抱着一本书,坐在不显眼的位置的那个人的到来。

九点。
朔间凛月把甜品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朱樱司手上的书,好奇地问了一句:“ス~ちゃん对吸血鬼也感兴趣吗?”
朱樱司一脸茫然地看着朔间凛月,朔间凛月觉得自己被看得有点难为情,避开了他的视线。“是呢。”过了好久,朔间凛月的声音从身边响起,“从第一天相遇我就觉得ス~ちゃん是个有趣的家伙。”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朔间凛月弯下腰,单手撑着椅子,与朱樱司近距离四目相对。“带着孩子气的ス~ちゃん。”
朔间凛月笑着说:“我可以问你另一个问题吗?”
他问:“或许,ス~ちゃん是喜欢我吗?”


九点半。
朱樱司关上了咖啡店的门,朔间凛月笑着牵起对方的手,说着会送他回家。






我到底写了什么我好迷茫…………

【凛司】短篇

*已交往
大概是成年以后同居的事情
好久没写过短篇了,索性把两篇放在一起
(注:可能会有人混淆…在这里说明一下,无时无刻即是:无时刻,和时时刻刻是反义词。)



温暖

伸手附上那双紧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双手,不出意外地凉得让自己心颤。朱樱司转过头注视着睡着的朔间凛月,心里传过一丝疑惑:“或许是因为冬天吗?”感受到背后的人蹭了蹭自己,朱樱司轻笑起来。
春困秋乏,夏季初醒的模样以及一直都睡不够的冬天,这个人真是无时无刻都不在睡觉啊。朱樱司脱下自己的外套,稍稍转过身把外套搭在朔间凛月的身子上。近在咫尺的距离,朱樱司再次笑了起来,感受着后方缓慢跳动的心脏,朱樱司呼吸的频率随之放慢,气息打在朔间凛月的右脸上,抓得他的心痒痒的。“哼哼~有机可乘……♪”
“什么…!凛月前辈您居然是醒…啊你在干什么…!”
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朔间凛月顺势伸出舌头,舔舐着朱樱司的耳垂。轻轻地,温柔地,像是调弄般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地。
红晕爬上朱樱司的脸颊,仿佛能与他那鲜明的酒红发丝相媲美。朔间凛月睁开了眼睛,笑着对他说:“果然ス~ちゃん的身体真的是很温暖呢……♪”一头雾水的朱樱司在对方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反复抚摸着腰间的时候,恼羞成怒地挣扎起来。
“凛月前辈,stop…!!”
“诶我不要……ス~ちゃん在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我要通通报复回来…♪”
“凛月前辈你乱讲我哪有…唔!”


睡着的猫和他


朔间凛月坐在隔壁的长椅上,歪着头看着朱樱司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摄录着躺在地面上互相对视的两只猫。“凛月前辈,他们真的很lovely…!!”眼前的人两眼发光的看着自己,朔间凛月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感兴趣,转过头打了个哈欠。朱樱司鼓起脸,目光再次转回到小猫身上。原本停留在地面上的两只猫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与刚才两只毫不相同的,在朱樱司脚下不停地蹭。朱樱司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小东西,笑着把它抱在怀里。“诶,这只跟ス~ちゃん一样可爱♪”不知不觉地,朔间凛月已经走在自己身边,蹲下来仔细端详着这只流浪猫。“那么,凛月前辈,我们可以养他吗…!!”朔间凛月抿着嘴,“可是,我已经有ス~ちゃん了啊……”朔间凛月给了朱樱司一个犹豫不定的回答,“拜托了……”眼前可爱的恋人正用最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朔间凛月一下子就投降了。
但是很快就后悔了。
朔间凛月面无表情地趴在家里的桌子上,手握着马克杯,看着朱樱司坐在地毯上抱着司酱笑得不亦乐乎。
司酱是那只猫,朔间凛月取的名字。
无奈地把头埋进手臂里,小声嘟囔着:“以前和我在一起都没那么开心过……ス~ちゃん这个薄情的小鬼……”
黄昏将近,打闹的声音逐渐消失,朔间凛月终于抬起头来,疑惑地走到朱樱司的旁边。映入眼帘的是红发恋人抱着一只白色猫咪,躺在地毯上睡着的情景。朔间凛月把毯子盖在朱樱司身上,伸出手顺了顺猫咪的毛发,俯下身亲吻着朱樱司的额头。
“ス~ちゃん和司酱都睡着了呀…♪”
朔间凛月顺其自然地躺在了朱樱司旁边,把他揽入自己的怀里。
“那么晚安。小司♪”

【凜司】邊界

*注意:交往前
雙向暗戀
我一直都覺得,司司是那種會牽著栗子走向光明的人。



“所以,凜月前輩為什麼一定要來等我呢?”朔間凜月聽聞著朱櫻司突然沒頭沒腦的問題,下意識詫異地皺了下眉頭,接過對方的背包。“明明凜月前輩可以選擇把這種時間花費在睡覺上面吧。”朱櫻司看出朔間凜月為難的表情,但自己依舊選擇刨根問底。
即使自己根本不喜歡強人所難。
但他喜歡朔間凜月。
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朱櫻司這樣想著。也許是眼前這位黑髮紅瞳的男子正如他那般目光,精準又狡猾,在某個午後,揪住了自己的搖擺不定的心。“誰知道呢?”朔間凜月這樣回答了那位問題小孩。“也許是習慣了吧。”朱櫻司與朔間凜月並肩走在小徑上,夕陽稍微拉長了他們的影子,一同向著黃昏走去。
朱櫻司開始打量著身邊的人。
他看上去有點疲憊,但沒有透露不耐煩的神情,似乎帶著一點心事,分析著地面上的紋路。注意到不同尋常的目光,朔間凜月順勢轉過頭去看朱櫻司。紫羅蘭的寶石倒映著自己,朔間凜月注視著那雙眼睛,開心地笑了。朱櫻司則避開了那灼熱的目光。
兩人的腳步在馬路上停滯了。後方的樓房遮掩了夕陽,朔間凜月站在光芒消失的那一方,輕聲對身邊的人說:“ス~ちゃん,過去吧。”從以前到現在,朔間凜月都是只把他送到這裡。只是一步之遙,就能夠踏入那充滿光芒的地方。朔間凜月搖搖頭,“我會看著ス~ちゃん過去的。所以,ス~ちゃん是乖孩子,快點回家才對哦。”朱櫻司點了點頭,接過自己的背包,走進了那能被光芒包圍的地方,到達對面之時,朱櫻司回頭看了一眼朔間凜月。那個人依舊是笑著,向自己揮揮手。朱櫻司笑著辭別了自家前輩。朔間凜月放下了自己的手。目光閃過一絲悲傷。
這樣膽小的自己,怎麼能夠牽著他的手奔向光明的未來呢。朔間凜月看著馬路,覺得這是一條邊界,而自己的小孩永遠只屬於另一邊。
朔間凜月愛著朱櫻司。他從學生時代就知道。每每自己夢見緊擁著朝思暮想的人,他就知道自己一直在悄悄地愛著他。相比於學生時代瘋狂的暗示,自己現在更是習慣于默默。
是說,比以前更加害怕了。
朔間凜月又想起,那個總是跑來向自己詢問的朱櫻司。甚至還聽到了當年自己縱容的語氣,說著ス~ちゃん哪題不會。
自己本該是最討厭麻煩鬼的,但這個人偏偏是朱櫻司,一想到這個,自己就喜歡得不得了。
朔間凜月看著朱櫻司消失在馬路盡頭,自嘲地笑笑。


告別了昨天,朱櫻司再次在校門口看見了朔間凜月,那個人顯然也看到了自己,展開了笑容。朱櫻司小跑到朔間凜月前面,停住了腳步。“ス~ちゃん,原來不是想要給我一個擁抱嗎?”調侃著自己愛慕之人的時候,朱櫻司抱住了朔間凜月。一瞬間,朱櫻司感受到了那個人驟停一秒後瘋狂跳動的心臟。
昨日回家想過以後才明白,那句“習慣了”也許並不是謊話,朔間凜月只是給自己找了一個能繼續愛著朱櫻司的理由。
朱櫻司暗罵自己是笨蛋。

與往常不同,這次朔間凜月選擇了走在朱櫻司的後面,鑒於剛才的舉動,朱櫻司也不好意思回頭看朔間凜月的表情。兩人相繼在馬路前停住了腳步。
“請問,跨過這條邊界,有那麼難嗎?”朱櫻司選擇優先打破了沉默。果不其然,朔間凜月瞪大了眼睛,迴避著朱櫻司的目光:“ス~ちゃん,是在指什麼呢?”
是自己心裡那道坎,還是這條馬路……
朔間凜月這樣想著。
“有那麼難嗎?”朱櫻司又強調了自己的問題。
“和ス~ちゃん有什麼關係呢?”朔間凜月緊皺眉頭。
“那凜月前輩為什麼一定要等我呢。”
面對這種箭在弦上的情況,朔間凜月答不下去了。他本該表露真心卻保持著沉默。
直到朱櫻司牽起了自己的手,想到朔間凜月一開始漫無目的地在校門口等待著自己,寒風陣陣卻從未走開。那是多孤單啊。
“對不起。”朱櫻司說:“我再也不會讓凜月前輩感到孤獨了。”朔間凜月感受到,握著自己的手更緊了。眼前的這人,目光是那樣堅定。“你看。”朱櫻司指著馬路對面:“凜月前輩,拜託了,請和我一起走向屬於我們的未來。”接著,自己早已經被拉著走過了馬路。
好刺眼的光芒啊。朔間凜月這樣想。眼前已經模糊到看不清那個紅色的身影了。但即使閉上眼睛,朔間凜月也知道是這個人。
他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了朱櫻司。
“因為知道是ス~ちゃん,所以就一直等下去了。”
朔間凜月這樣說。
“想著能夠見到ス~ちゃん,一點也不會孤獨。”
抱著自己的手微微顫抖著。
“因為我喜歡ス~ちゃん,喜歡得快要死去了。”
朔間凜月把頭埋進朱櫻司的肩膀,忍不住眼淚決堤。在夕陽下,兩個影子終於交纏在一起。




【末子組】同居三十題

先寫著1~10題
還是一如既往的砂糖過多







1.相擁而眠
自己永遠都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也許。這樣想著的逆先夏目,忍不住轉過身來,伸出手攬住躺在自己身邊的朱櫻司,用力把他拉入自己的懷裡。並沒有什麼反應,逆先夏目注視著朱櫻司,聞著對方的髮絲傳來淡淡的香味。害怕他會突然消失不見。逆先夏目緩緩閉上了眼睛,阻止自己再胡思亂想。黑暗裡,朱櫻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撫了撫逆先夏目的背,隨後手被一把抓住,逆先夏目往朱櫻司的手心上烙下一吻。朱櫻司笑著回抱了對方,他們再度閉上雙眼。
2.一同外出購物
逆先夏目推著購物車,一臉無奈地看著眼前的人,把貨物架上面一包又一包零食放進購物車的籃子裡。瞧著對方興致勃勃的模樣,逆先夏目也不好意思阻止,只好提醒道:“小司,這些已經夠了吧a”聞聲朱櫻司轉過頭來,懷裡還藏著某些可愛的零食,帶著請求的眼神盯著逆先夏目。“……那可不能拿太多哦。”逆先夏目放棄講道理了,畢竟在朱櫻司面前,自己總是整個人就溫柔起來了呢。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放下打到一半的遊戲,陪著自家小男朋友看電影,沒想到卻是恐怖片,看著把整個腦袋都埋進自己懷裡的朱櫻司,逆先夏目只好伸手揉揉他的頭髮,“明明朋友告訴我是有關古典的紀錄片……”懷裡的人終於哽咽著吐出一句話來,逆先夏目瞟了一眼碟片,確實上面也沒有什麼恐怖成分,但這玩笑開太大了吧。逆先夏目歎了口氣,把電視關掉,安慰著朱櫻司:“不怕,我在這裡i”
4.一方的起床氣
“前輩,再不快點就要遲到了哦,不要用起床氣的理由來抱我,請快點從我身上起來,”
已經熟知對方並且對於逆先夏目的無理要求早已習慣的朱櫻司如是說。
5.做飯
“那麼,前輩已經想好了今天晚上吃什麼了嗎?”一把奪過對方的遊戲機,朱櫻司一本正經地重複著今天在回家路上的話。逆先夏目皺了一下眉頭,突然玩心大起勾起嘴角對坐在自己對面的人說“那——小司布丁♪”反應過來的朱櫻司臉紅得足以與頭髮相媲美:“stupid!我不會再給前輩做飯了!!!”
“誒——”
6.大掃除
看著對方在自己面前擦著桌子,可愛的模樣讓自己心動不已,趁對方不注意,逆先夏目一把從背後抱住朱櫻司,顯然被嚇一跳,隨後朱櫻司生氣地責備著罪魁禍首:“前輩請幫幫忙,而不是給我加重負擔,再這樣下去可不能在過年前掃除完的。”
7.瀏覽過去的照片
“小司,小時候也和現在一~樣可愛i”說著便拿起照片,在上面落下一吻,深情地注視著。
“小時候的小司會不會乖乖地叫我夏目哥哥呢e”
“請不要想不切實際的東西。”
“真過分啊妳這孩子。”
8.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來,張嘴i”朱櫻司極其不願意地張開嘴巴,逆先夏目把藥餵到他嘴裡,“唔…好苦…”朱櫻司被苦澀的味道嗆到皺起眉頭,逆先夏目沉默著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塊糖,褪去上面的糖紙,送到朱櫻司的嘴邊。朱櫻司撇撇嘴,疑惑地問:“逆先前輩一直有把糖帶在身上的習慣嗎,真是奇怪。”逆先夏目笑了笑,把糖塞入朱櫻司的嘴裡:“本來沒有,為了哄你i”
9.相隔兩地的電話
逆先夏目場合:“小司,在外面學習,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和朋友相處,還有要好好照顧自己。”逆先夏目想了想,只好又加上一句“還要多點想一想我o”
朱櫻司場合:“因為前輩本來就不是一個讓人操心的人,所以請你注意安全,早點回來。”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又小心翼翼地問:“即使不在身邊,前輩也依然喜歡司嗎?”
“當然了。”電話對面面對著棘手的問題,聽到朱櫻司的聲音后,綻放了笑容。
10.早安吻
因為今天早上是大學課程最重要的會議,早早地起了床,急匆匆地抓起外套正準備往房外走,突然被拉住手,朱櫻司好奇地回頭一看:“抱歉,逆先前輩,原來吵醒你了嗎”並沒有回答朱櫻司的問題,而且反問著:“出門前,不像往常那樣嗎a?”朱櫻司忽然臉紅起來,親了一下逆先夏目的臉頰。






然後就沒有了。
我還是捉摸不透男孩子的心思
後續會補上,三十題真好

【凜司】溺愛

一時腦洞產物,很糟糕
有失憶症的情節,描寫不多
砂糖過多注意(反正我也只會傻白甜了

ス~ちゃん=小~朱

“今後打算怎麼辦呢?”朔間凜月聽著對方拋來的問題,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只能過一天是一天了吧。”隨後他又投手看看手錶,快步走向回家的方向,中途回頭向友人揮手:“抱歉,我必須快點回去。”
回到家中,就連鞋子也急忙地忘了換,把外套放在沙發上,手執著退燒貼往朱櫻司的房間奔去。卻沒有看見自己戀人的身影。怎麼回事?朔間凜月嘗試著給朱櫻司打電話,熟悉的鈴聲卻在房間響起。連手機也沒帶,大概跑得不遠吧。把退燒貼放在床頭的櫃檯上,外套也來不及披上,關上門就往樓下跑去。
“ス~ちゃん?”抬頭四處仰望著,即便已經很大聲地喚出那個心心念念的名字,卻完全沒有回應。在整個過程,朔間凜月已經無數次回憶自己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單單只是因為朱櫻司發燒,而出門買個退燒貼的時間,這個人就會消失不見。
那一刻,自己甚至出現了要把他拴在自己身邊的念頭。
“ス~ちゃん……誒?”熟悉的身影終於出現在自己的眼裡,那個紅髮紫瞳的戀人似乎蹲在路邊的樹旁不知道全神貫注地在觀察著什麼。朔間凜月來不及生氣,上去就把這人鎖在自己懷裡,脫下圍巾圍在朱櫻司的頸脖上,雙手包住他的手,不停地呼氣,摩挲。“ス~ちゃん…你到底在幹什麼啊,生病就不要到處跑,當個乖孩子才對哦。”對方抬頭看了自己一眼,突然兩眼放光:“凜月前輩,我剛剛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朔間凜月的目光放在朱櫻司從樹旁撿起來的東西,是一條有兔子掛飾的項鏈。朔間凜月想起來,那是還沒有失憶之前,學生時代單純的朱櫻司送給自己的畢業禮物。當年隨著這東西的消失,有關於朱櫻司對自己的記憶也一併消失了。自己只是無意向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朱櫻司提過一次。
朔間凜月想,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自己仍然都是一個不怎麼主動的人。可是他居然為了眼前這個小傢伙,去嘗試自己不會的東西。
照顧人,安慰人,關愛人。
這些從來都是別人為他做的。
其實朔間凜月一直都明白,自己是多麼多麼喜歡這個小孩呀。
“凜月前輩說找了好久的,對不對…”朱櫻司笑著這樣說,突然對上朔間凜月的眼睛,頓時慌了神。“凜月前輩,請不要哭,妳怎麼了……”說罷便伸出手拭去他的眼淚。順勢抓住朱櫻司的手,朔間凜月抹去自己不知不覺流下的眼淚:“沒,沒事,ス~ちゃん是笨蛋來的嗎?以後不要再為我做這樣的事了。”
朱櫻司歪著頭反問他:“可是凜月前輩每天都在為我做這樣的事。難道愛不是互相的嗎,朋友們是這樣告訴我的。”
朔間凜月不想再解釋下去了,不管是哪一個朱櫻司,都永遠喜歡鑽牛角尖,問問題喜歡刨根問底。“對我來說不一樣,ス~ちゃん。”他溫柔地撫摸著朱櫻司的臉頰。“請問哪裡不一樣了!”朱櫻司鼓起臉,不滿地瞪著朔間凜月。“我不要求妳一定愛我,ス~ちゃん。”朔間凜月正視著朱櫻司,異常認真地說,剛想反駁什麼,朔間凜月卻伸出手指放在朱櫻司的嘴唇上。“我只是想把我的愛給你,因為那樣很開心。所以妳明白了嗎ス~ちゃん,我的目的不是讓妳用愛來和我交換。”
朱櫻司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顯然是沒有聽明白朔間凜月在說什麼。朔間凜月歎了口氣,把那條項鏈掛在他的脖子上,溫柔地看著朱櫻司。畢竟這個人,除了寵著,好像也拿他沒什麼辦法了呢。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朱櫻司又向朔間凜月提出要求。“凜月前輩…請告訴我更多以前的事!!”
“誒什麼啊……不要不要,ス~ちゃん真是像個問題寶寶一樣。”
太縱容還是不行的呢。



於是寫完了,太喜歡這對了,有沒有後續我也不知道,也許吧。

哎呀………💦💦💕

【末子組】極其喜歡

逆先夏目x朱櫻司
大概是關於佔有慾什麼的……
總之,請做好心理準備………
真的要走到了要走鏈接的地步了,因為是車………
慎入,是車是三輪車(。)
很奇怪打完我就想刪反正你們要掛我就先左上角啦謝謝!!!!


https://pan.baidu.com/s/1c8JoWO0SWOfe6T6-trjFDw
無效見評論

【末子组】无题

首先祝我全世界最可爱最好的司司生日快乐
依旧少女情节,非常傻白甜………甚至连题目都没想…。




收到信息的时候,是出其不意的。正忙于整理收拾的朱樱司这样想到,抽空瞟了一眼手机屏幕。
“小司~跟我去约会吧♪”
屏幕上随即出现了这么几个字,愣神了几秒,再仔细看看备注后,朱樱司反应过来后就只有一个念头。
莫名其妙。

朱樱司回想了一下,今天既不是什么特殊节日,再说两人时间本来就紧迫,经常错开连见面都难以实现。这样一想,提出这个要求就犹如无理取闹般,明明可以一下子拒绝,但对方偏偏是逆先夏目,让他头疼,让他无可奈何。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他的前辈变得那么小孩子。

“前辈有什么紧要事,我认为发条信息也可以看到的。”出于礼貌,朱樱司还是凭着内心的真实想法把消息发送出去。“是说,没事就不能找小司吗a?”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朱樱司有多意外,他知道逆先夏目只是在跟自己撒娇,知道自己受不了,这样好让他妥协。
“并不是这样,只是我现在暂时还没有时间哦。”
事实证明,撒娇失败。
“是呢,正如你所说的那样g”
“现在不行,那么就请小司~下午等我去找你吧a”
???
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吗…?被逆先夏目绕了一圈的朱樱司觉得非常懊恼。但实际上,逆先夏目从来没有给过他拒绝的机会。回忆起当初表白也是一样,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听错,正打算问“请你再说一遍”的时候,对方却笑着回应了自己“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这算什么啊……
太幼稚了吧,逆先前辈。

完事以后在门口就看见了那个人。果然逆先夏目还是来到学校找到了他。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夕阳拉长了他的影子,看见逆先夏目的那一刻,朱樱司感觉到自己缺乏安全感的心,好像得到了归属感。“周六也会来学校吗…?小司♪”完全没有进入正题,自己可是草草地结束了工作来见他啊,不应该说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才对吗?“那么相比于在周日也经常待在学校的前辈,又有什么区别?”没有正面回答逆先夏目的问题,反而是略带怒意地反问着。
逆先夏目好笑地看着朱樱司,
生气了吗?真可爱啊。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逆先夏目的脑海里,驱使他伸手捏了一下朱樱司的脸,后果当然是被自己的恋人大骂一顿并斥责下次再也不要和前辈一同出门了。

“别生气了哦……”
逆先夏目把朱樱司拉到身边,而自己走在靠近马路的一旁,一遍又一遍地哄着他的小男朋友。还在闹脾气的朱樱司转过头来瞪他,眼神是丝毫没有褪去的怒意。“诶…小司,好凶啊a”听到这句话以后,朱樱司更是抓住逆先夏目训斥了一遍,控诉着逆先夏目刚刚的行为并跟他解释了一番那是非常不礼貌的。然而完全没有把朱樱司的话听进去,逆先夏目笑意里带着包容性,眼神柔情似水地注视着朱樱司。道理他比朱樱司更明白,只是这个乖巧的恋人,老是时不时让他感到无奈和寂寞,他算是败给了无法见面的日子,见不到朱樱司,就莫名其妙让他变得小孩子起来。他喜欢朱樱司向他撒娇的样子。真实又可爱,更重要的是,那是依赖自己的表现。
原来他对这个人,是真的喜欢得紧了。
逆先夏目这样想。

“前辈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朱樱司看逆先夏目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睛死死地盯得他不习惯。“是是,小司~说的都对i”
逆先夏目抓住朱樱司的肩膀,把他翻过身去,双手搭在他的肩上,顺势推着他向前走。没有怎么进行过社会实践的朱樱司,其实从来都没见过娃娃机,所以当逆先夏目带着他路过的时候,眼神就没离开过那台新颖的机器,双手攀在玻璃上,逆先夏目看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拒绝,也不会拒绝。无奈地叹了口气,握住朱樱司的双手,在他耳边轻轻呢喃:“我来教你。”抬头看着逆先夏目的脸,近在咫尺的距离,让朱樱司脸红心跳。

看着走在前面的人拿着两个娃娃玩得不亦乐乎,这个样子可爱得惹逆先夏目发笑。朱樱司突然转过身来,举起两只娃娃在逆先夏目面前,这个角度刚好遮住了朱樱司的脸。“逆先前辈,您觉得哪一个比较可爱呢…!”逆先夏目听后愣了一下,笑着抬手把两只娃娃按下去后看到朱樱司一脸疑惑,眼里的温柔都快要溢出来了。
所以说,看不到你,我又怎么能够安心。
双手捧着朱樱司的脸,随着时间的流逝拉近彼此的距离,最终往他的额头蜻蜓点水地亲了一口,随即抵着他的额头,四目相对的瞬间,朱樱司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我觉得,小司~比较可爱i”
最后逆先夏目是这样回答他的。



就这样没有了……呜呜呜我真的是好敷衍哦连题目都没有想好(shut up)但是司司真的好可爱哦(。)……。
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末子组】自相矛盾

逆先夏目x朱樱司
总之,就是一些少女情节……私心希望大家能接受这样的逆先夏目,他真的非常好……。


用微笑辞别那个人,被逮住了也不好逃避,只好妥协地回应。朱樱司觉得自己最近不太好。只要一看见逆先夏目,就仿佛脑充血一样,当然这个比喻太夸张了。无非就是无法思考,心跳加速,满脸通红。实在没办法,把这种症状告诉与逆先夏目来往较多的纺前辈,得到的答案居然是那位爱操心的前辈的询问:“司君…这是生病了吗?”
“……”
果然非常爱操心呢。
确实,这种情形被逆先夏目瞧见了,无疑会被那个恶劣的前辈调戏一番:“小司,脸真的好红呢e”一想到这个,朱樱司就觉得头疼,所以才会想要逃避。但事与愿违,早上逆先夏目就很巧合地和他对上视线,笑着和他问好:“Good night,小司今天也很有精神呢e”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看着撒腿就跑的朱樱司,逆先夏目眨眨眼睛表示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呢……?”
成功逃离的朱樱司,下意识抬手抚上自己的脸,果不其然,是自己预想中的炽热。也许再滞留得久一点,就会被那个人看见自己这样的一面。“这一切都是前辈的错。”
什么时候习惯这样,朱樱司也忘记了。每次只要一和逆先夏目扯上这种无法解释的一切,就会把错推到那个人身上。逆先夏目也只会带着笑意回答他:“是是,是我的错o”那双眼睛根本看不透,神秘又戏谑。
这简直就是敷衍。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这种问题该问谁一点头绪也没有,也不可能直接去质问逆先夏目,他又不傻。烦躁不已的情绪缠绕着朱樱司,没有把身边人的呼唤听在耳里。
“司君……?”
反应过来后愣了一下。错愕地与青叶纺对上视线,明明这样就没有心动都感觉啊,好奇怪。“抱歉纺前辈。”
“司君,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呢,是有心事吗,”明明是答应来图书馆帮忙的却被反关心了,朱樱司觉得非常惭愧。“这一切都是前辈的错。”脑海里往往浮现的都是逆先夏目。
“诶?”
向青叶纺再次讲述了自己的烦恼,对方竟然和上次的情况不一样,笑起他来了。“司君,毕竟也到了这个年纪,喜欢一个人也很正常啊。”
喜欢……?
无奈地叹气,其实他早该清楚,自己这样子就是对那个人的欢喜。明明不了解,也遏制不了。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好讨厌呢。

那天过后,逆先夏目清楚地知道自己好像和朱樱司见面的次数没有以前频繁了。一开始他只是以为那位乖巧的后辈有什么事,自己也不好插手。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每次路过就会看见朱樱司避开自己的班级,避免两人碰见,更别说是独处。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是在躲避自己,但却一点办法又没有。每一次讨好般地靠近,只要被余光瞟到,朱樱司就会像落荒而逃的兔子,拉开他们的距离,远离他的身边。怔在原地的逆先夏目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回避自己呢……?内心开始惧怕起来,把手抚上自己的心口处:“有那么明显吗…?”比起朱樱司,他是更早地看清了自己。在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后辈的时候,更是无所适从,慌乱不已。不知道是否会被承认这份感情。隐隐约约记得,纺在一次练习中无意向自己提起朱樱司的事。那句话一直让他在意。“心跳加速,满脸通红,和夏目君完全一模一样嘛,不过夏目君更严重一点呢。想要爱护司君的心情实在太明显了啊。”果然,爱都是情不自禁的。逆先夏目根本就掩饰不好。更是爱得有点不知所措。让朱樱司从他身边跑开了。而迟钝的自己,却停在了原地。
逆先夏目紧皱眉头:“虽然很不想插嘴,但是真的非常明显吗?”纺反而一脸诧异:“夏目君不是最喜欢司君了吗?”
不允许自己再回忆下去了,只要一冷静下来,朱樱司这三个字就会闯进他的脑海,挥之不去。这种自相矛盾的不确定因素啊,让两个想靠近的人越来越远了。意识到这点的逆先夏目,想着,该说清楚了吧。

太倒霉了。正想着要怎么回避,这样自相矛盾的朱樱司收到了逆先夏目的来电。面对他,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明明根本没做错什么。颤抖的手犹豫不决地按下了接通键:“请问…有什么事…”到底为什么会那么懦弱啊。“小司。”听到这个人叫自己,朱樱司的心脏好像漏掉了一拍。“在学校吧?我去找你i”
“等等…前…”
“说好了哦,不许走开i”
内心五味杂陈的朱樱司死盯着屏幕上的通话结束。等待的地点,还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他还是赴约了,即使知道对方是一个坏心眼的前辈,仍然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人的一切,总是无条件妥协。明明还没有看见这个人,他的心早已小鹿乱撞般跳动不已。“久等了哦o”声音的主人把他整个人从背后抱起来。把头埋进朱樱司的肩头,头发蹭得他心痒痒。身体接触那一刻,心仿佛已经跳出来了,为什么这个人那么讨厌呢,这种感情已经压抑不了了啊。

从逆先夏目怀里挣脱出来,用手把夺眶而出的眼泪抹去。逆先夏目一窜而过的慌张被朱樱司看在眼里。“小司,为什么要哭呢e”朱樱司撇过头回避逆先夏目的视线。“别哭了哦o,要吃糖吗a”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情。”
“真的不吃吗?”逆先夏目重申了一遍。
“前辈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逆先夏目总是喜欢这样的司,明明就是一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向他多撒撒娇啊。
“我这么做令你在意了吗a?”
明知故问啊。
你做什么我不在意啊?
干脆不回答了,鼓着腮帮子瞪着逆先夏目。看着他这副样子。逆先夏目在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决定一样,他的声音打破了这气氛。“真是的,小司请不要阻止我喜欢你啊。”盯着朱樱司的目光仿佛要把他穿透了。
与其说这样的话令人惊讶,还不如说这句话让朱樱司恼怒起来。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说,这不显得自己是个胆小鬼了吗。“我才不答应。”好像猜到了他的答案一样,逆先夏目没有表现得多不自然。“没关系,小司只要愿意接纳这样的我就好了。”
心口不一的家伙。看着逆先夏目在糖果包装纸上摩挲的手指,朱樱司如是想。
他的前辈和他,原来都是胆小鬼。
气消了一半,反正,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习惯对他无条件妥协。没办法拒绝。
“那,小司要吃糖吗?”逆先夏目小心翼翼地问。
“……stupid!我要吃。”


就这样写完了,其实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这对了,冷cp是真的好嗑。另外,我好想要同好哦呜呜呜呜呜呜请和我一起嗑脑洞,一起吹爆他们两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