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羊和他的星星糖

一个连脑洞都没有了的人

【阴阳师】[狐琴]伶俜

我...没失踪,
狐琴终于码好了,
又能瘫一阵子了x
感谢喜欢!!!
ooc致歉!!
琴师只朝湖下望了一眼,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那里还有一张脸,漂亮得跟那狐狸很像,他是孑然一身的,在取悦中摆荡,没有人愿意主动地靠近他,那狐狸或许只是听惯了他有意无意的谩骂与淡漠。久而久之竟然听出语气里些许温柔,心里尽是满足,那是琴师少有的笑颜,首次给予别人最大的奖赏。

琴音很难懂,可这琴音里却蕴含了忧伤与烦躁,因为琴师失了琴心。旁人听起必然是孤独的,像他的心,飘浮不定,妖琴师也是孤独的。

纸扇轻握在手里,字如心想,所属之人眼目含情似无情。像他的心,见异思迁,

他是如此聪慧。

两个完全不一样,甚至连性格都有些南辕北辙,可湖中的琴师笑容竟也有点像他。琴师的内心是矛盾的,百思不得其解。抚琴,默不作声盯着湖面,收敛了笑容,起身离去。羁绊是条丝线,常见的一厢情愿,难得两情相悦。

回房以后,琴师有点难过,雪虐风饕,遇见他后,更是凄风苦雨。夜幕降临,花落叶枯,大雪覆盖了他的岁月,眼前一片模糊,他们的感情,小心翼翼又脆弱,主动点的,一伸手就悄然迷失在其中,不见回头的路;若一直隐瞒,只能彼此擦肩而过,再不相见,相互错过。他像被无尽深渊卷入,回忆席卷而来。

彼时琴师依旧坐在湖边弹奏一首的曲子,非常零散,不能理解。狐狸其实注意他很久了,白发齐肩,惹得他心生迷恋。往前走去,不知何时在琴师身后,撩拨的话语徐徐道来,“美丽的少女,可否赏脸再奏一曲?” 正专注于曲子的琴师被吓到哑口无言,狐狸也知自己失礼,面面相觑。狐狸愣在那里,盯着那副好看的脸说不出话来。琴师自认为狐狸是把他错看成女子而失望,扬起嘴角,对他不屑一顾,无声嘲笑。
那时他是如此高傲,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副面具,
让狐狸不知所措。
“小生无意冒犯,还望琴师见谅啊。”本就没有责怪的意思,抚琴离开,不顾。狐狸执扇怡然自乐,笑颜尽开,盯着离去的背影迷恋不已。“真是一张极美的脸啊。”
很快我就不会让你像这样离我而去了。

近来妖琴师非常烦躁。
想起以前的日子向来平平静静,那狐狸的出现却打乱了他的生活。即便琴师以前很孤独,但他是一尘不染的,不像现在,无所适从。弃琴走出房门,坐在门前心不在焉地凝望着樱花树,内心遍布淤泥。天真冷啊,他这样想着,恍惚间有一双手把他揽入怀里,“阿琴,可是想小生了?”戏谑开口的言语,琴师不知如何作回应。
可孤独的他总是那么容易满足。

妖琴师有点动心了,一旦陷进去了,如此高傲的他也显得有点笨拙,他不懂如何讨人欢心。前些天他想起了狐狸那把纸扇,他已经许久不见狐狸手执纸扇了。是旧了?坏了?还是......
想东想西的时候,倏尔想赠予狐狸一份别致的礼物。这个问题好像便有了着落。

可妖琴师已经好久不见妖狐了。
一天,两天,一个月。
枯草横生,不见踪影。
明明是你先牵起羁绊的丝线,你又悄悄把它剪断,相续把在另一头的我遗忘。
噤若寒蝉,
天真冷啊,可是这次没有那温暖的怀抱,留下的只有一把琴与未送出的纸扇。

狐狸望着琴师最近少有的憔悴,想上前问候,但脚步似乎定格在那里,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回荡不绝。“你不是最喜欢他了吗,杀了他啊,那份美丽永远都是你的了。”真是胡说八道啊,我怎么舍得。
狐狸只看了琴师一眼,少顷离去。那么清澈的眼睛,是不会给它抹上一层不属于他的黯淡的。


有些事情琴师是真想不明白,那狐狸做事一向游刃有余,为何要对自己小心翼翼,想方设法地讨好呢。喜欢它,就要毁掉它什么的,琴师还真是大吃一惊啊。避着自己,是因为内心早有这样的想法不敢面对吧。
那狐狸终日套着面具示人,妖琴师从来没见过他的真实模样。
琴师是在自己的房门前找到那只狐狸的。四目相对,一时间气氛尴尬。琴师脑子一热,把先前做好的纸扇往眼前人手上一递。“给你。”可算是把自己的心意送出去了,心底是暖的,但脸上却无笑意。

狐狸握紧纸扇,沉默不语。“可是不喜......!!!”突如其来充满爱意的吻让琴师猝不及防,如此高傲的琴师下意识挣扎,才发现狐狸今天没带面具。
只是来见他?
那么好看的脸,为何从来不示众.......
但琴师没问出口。狐狸把他拥入怀里,熟悉的声音闯入琴师的耳朵,“我好想你。”
​潸然泪下。
有多少个夜晚,他的脑海总是浮现着琴师的身影,难忘的音容笑貌,思绪绵绵,无法忘却,消失的日子只敢偷偷看着琴师的背影,哽噎难言,痛心疾首。
他不能失去妖琴师。
也不愿意把他藏起来。
因为妖琴师已经够孤单了。
痛苦和伶俜都给我,只把我的朝思墓想与殷切给你。
“阿琴,我心悦你。”

阴阳师同人/鬼使白x你系列

完结番外篇之鬼使白视角回忆
BG兼BE
“我心悦你。”
“……”
每次想到这个片段,我依旧是对着窗户,猝不及防地哭泣。想着我再也无法找到你,甚至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悄悄地照顾着你,内心满满的都是遗憾,或者悔恨。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你很小的时候,那年冬天很冷,即使地处有点南也下起大雪,风雪载途。我还像以往一样,坐在台阶上,张望着天上的鸟纷飞的样子。那年你才四岁左右,未经同意慌慌张张地闯入我的庭院,衣着单薄,头发凌乱,捧着厚厚的雪自个开心,手冻得通红,脸上还是一副开怀大笑的模样。我走下台阶去,把你揽入我的怀里,饶有兴味问:“孩子,你的父母呢。”你转头看了我,笑了笑向门外指去,两个人类的身影已经渐渐消失在深林里。
原来如此。
我不敢跟你说实话,人类都是冷漠的,有时迫不得已,哪怕是最深爱的儿女,都会舍弃。“你想妈妈吗?”你摇头,“为何?”
“他们没办法带着我一起生活,而我只是个负担,隔壁家是这么说的。”终究只是孩子,哪怕被遗弃,被嘲讽,她的世界不过只是一颗糖,如此甜蜜,如此渺小,只要甜蜜的东西,就可以擦干眼泪笑颜尽开,不过只是一颗糖可以解决的孩子,真的如此难养吗?
我也不知。
她是那么天真。


“哥哥,你不好奇外面的世界吗,那里有可爱的动物呀,他们blablabla…..”你总是这样,絮絮叨叨唠起外界的东西,天性驱使,只是想去玩而已吧?“想去便去,天黑前记得回来。”我轻笑一声,以示安抚。“月白哥哥你真是太好啦!”你兴奋不已地捧着我的脸,小心翼翼用唇角摩擦我的脸庞。从未有过如此亲密的时刻,不禁有点惊异。我看着你离开庭院,到不远的小溪边玩耍,突然觉得….
你真吵。
可是又好可爱。

日子总是流逝飞快,大雁南飞,冰雪融化,荷花又开,候鸟归来,年年如是,周而复始。天边唯一一道光亮也被黑夜吞噬,可依旧不见你的踪影。是到哪里淘气去了,连家都不回了,想来有点生气,也有些许的担心,可我终究没去找你,反正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
我想。

我是越来越管不着你了,以及对你的感情是越来越奇怪。你借着醉意,迷迷糊糊地与我告白。我不知如何回应你,我在想,要不分开吧。
都稍微冷静一下好。
可是,我从未想过我会为这件事而后悔。

好些年,我路过当年我们一起生活的庭院,你变了很多,变得不苟言笑,表情依旧是一样冰冷。我笑了笑,走到你身旁,你只是看了我一眼,随口说了句。
“你好。”
回不去了,你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我却没真正见你笑过,你的回忆里,也没存在过一个叫月白的人。
你听他们徐徐道来,你叫我“白”。
我唯有强忍着内心的苦痛,掩盖着颤抖的声音回应你。
“大人。”

我不敢离你而去,直到现在我才有点明白,你可能是仙人赠予我最好的礼物,有的时候,你并不言语,面无表情,用淡漠责怪着做错事的小孩。

“你应该珍惜她喜欢的是你,在这茫茫的道路,她舍弃了正常的生活,放弃了对的人,选择了你。”
你骨子里还是那样柔和,死的时候还担心我,心心念念说,别哭,别难过。
怎么可能。

我想我最愚笨的,是选择了逃避,以前,你是我最不可告知的秘密,现在,甚至已经少有人问起,我想见你,可在这万分之一会失去你的概率里,面对着你,我输不起。
我喜欢你,已经说不出口了,我想一直喜欢你,如果再过几十年,你会不会心疼我的固执。
十年?六十年?一百年?
你猜我等不等?
你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得太多了。

End?

很抱歉写了这样的小白,关于关心乙女向的朋友,可能以后才会有了,因为我要写狐琴了qaq,真是对不起!万分抱歉!!!

阴阳师同人/鬼使白x你

#BG向
#鬼使白x你
#设定双暗恋
#BE

好的,不要打x稍微虐一下XD
感谢喜欢!!

感觉到有人靠近你身旁,周围一片漆黑,本如此大胆的你现在却想发泄内心的恐惧。你快步向他走去,撞了个满怀。那人也不恼,伸手把你抱紧,勾唇一笑:“一人睡可是害怕?大人。”泪再也藏不住,夺眶而出。从来没有人在鬼使白面前如此狼狈,倒是有点慌了:“大人哭了所谓何事?可是哪里痛?”你摇头否认,不知自己是谁,得是何病?所在何处?你只在找,找鬼使白。过去一点一滴已经退散,你所认识的,所知道的,所记得,可用手触摸得到的,只有鬼使白。鬼使白不知在想什么,只用手抚摸你的头发,轻得温柔,无奈地叹了口气:“大人,不怕。”
我在。

自古人们谈论,人妖殊途。可鬼使白只觉可笑至极,人与妖有何不同?不过是闲人编造的借口。鬼使白突然一怔,身为鬼使的他,对于如此普通之事,应欣然接受才是,为何会相当埋怨?
他不知。
兴许是一年前你向他表白,他独自隐藏的高兴。
兴许是一年前你随口说出嫁娶之事,他心为所动。
以前或许还在装傻,现在恐怕难了。鬼使白回望这一路,陪伴你已十年有余,哪怕并未一见倾心,大概也已日久生情了⋯⋯
从前,你还总是倚在他身边,成心问道:“月白,你为何对我好?”
“大人对我好。”
“那你知为何?”
“大人说罢。”
“我喜欢你。”
今儿的月还与从前般圆,鬼使白笑颜尽开,喃喃自语:“我想....我也是。”
可终究是晚了,这份感情,你我都默默藏在心里太久,从不道出,后知后觉又被遗忘。

有点累了,困意袭来。你枕在鬼使白的腿上,静静聆听。“大人,我从不怕分离。”他在看你,开口淡漠,似早已知这结果,“我只不甘,”他突然望向天空,久久凝视,“但我不喜这人间,它一贯冷漠。”他手向你伸来,合上你的眼睛,“我不甘离你而去,情意为你,自私为你,这物是人非的凡间,我触景伤情,我心悦你。”
你淡淡笑了,已经够了,这样就好了。
冰凉的水滴落在你脸上,你想说,别哭,别哭,却无能为力,渐渐与世告别。
鬼使白还在想,怀念从前那个任性的你,离开一会便哭哭啼啼质问的你,那个即使忘了自己还喃喃叫着“月白,月白”的你,也惦念那个只想着他家小大人的月白。
他该怎么办?
苟活吗?不,没有你的日子就如布满灰尘的窗台,无法打开。
死吗?他还是不甘。
如此,找吧?再来一遍,我去寻你。
护你安好,从最初开始....

阴阳师同人/鬼使白x你系列

#BG向
#鬼使白x你
#设定双暗恋x

话不多说,感谢喜欢!!



5.
一年前七月
月白坐在台阶上,把茶末放入茶盘静待水壶烧开。他平静的双目望着你在庭院中疾行,你是他最疼爱的孩子,这个面容俊俏温婉的男子,与你生活十年有余,你亦不知他的岁数,只知他名为月白,温婉是他,犹如天上月。

但只有月白知道,你并不快乐。
已是正午时分,你感觉有人在你身旁习字写书,你很是烦躁,起身不满地盯着对方:“月白,你离开我的房间!”月白似是已经习惯他家小大人的脾性,眯眼笑了,看你这样有精神,想必是有力气起来习字了,他想罢。“月白,我不学,我想出去。”月白并不吃惊,只点头,示意你去便是。

他已经管不了你了。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月白黯然神伤。以前,他从不让你接触外界,直到那晚你偷偷出去夜不归宿后,便成了这幅样子。
桀骜不驯,为所欲为。

命运,一切都是我的错罢。
月白翻开竹简,自然而然。

从前你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你抱着酒坛子,昏昏欲睡,一旁的男子正为你清洗,“月白,我不懂。”你只说了五个字,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但已无从再徐徐道来。月白很是无奈,不知何时,你竟染上酒,他只细心为你擦脸,并未言语。“月白!”男子把手放置你的心口处,你不明白他的举动,只听他缓缓开口:“大人,所谓爱,在这里。”又点点你的头:“不是这里。”

月色入户,照在月白苍白的脸庞,你第一次细细观察这位男子,被他动作所温暖,被他容貌所吸引,心中不悦也已退散。
你懂了。
借着醉意,睡去之前笑着对他说,
说了什么?
你望着月白震惊的眼神,满意睡去。
想起来了,你说....



“月白,我想嫁给你。”
@零级傲娇 

阴阳师同人/鬼使白x你系列

#BG向
#鬼使白x你
#设定双暗恋x

已经开始慢慢进入主题,但文案突然不见bu,只好凭感觉了,不知所措.....
感谢喜欢!!!

3.
你睡了多久?
久到连自己的名字也已忘却。
印象中只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唤你为“阴阳师大人”。
真怪,你想。
眼前一片漆黑,你闻到淡淡烛焰的味道。虽夜幕降临,既然点蜡,为何一点光亮也看不见?你感到害怕,无助地摸上自己的眼睛。没有触到布料的感觉,你有点不明白。
窗外寒风阵阵,原来....


你仿佛忘得太多了,
脑海浮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狐狸的连哄带骗....
母亲的善意谎言....
而忘却最多的....
“噗——”你自嘲笑出声,所谓忘却,又何必再次忆起?恍惚间,你感觉到一双手把你拥入怀里,你恐惧这种莫名的亲密,但那种温暖似曾相识,确实的让你感到安心。
良久,如闻幽咽声。你不懂,你不认识他,只好双手摸索抚上他的脸庞,拭去泪滴。“别哭。”你想安慰他,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显得如此无能为力。
他没应声。


鬼使白变了。
变得有点不苟言笑,好似以前欢乐的样子,都是伪装。“那位阴阳师大人,最近都不知去向呢——”
“唉,你还指望她呀?恐怕命不久矣了吧.....”门外路过的人絮絮叨叨,听得鬼使白心寒。
“大人又不是神明,当然会逝世....”
他不敢想。
他不明白。
不明白那种感觉,他觉得心里有个坎儿,无法跨越,与你亲近,苦苦不得。

你双目无光,转头对着窗外发呆。鬼使白坐在背后,为清晨初醒的你打理头发。“大人,你在看什么。”你心中一阵忧伤,“我看不见。”微风拂过,鬼使白意识说错了话,悔恨地低下头。你并未责怪的意味,便微微转头对他笑。
不经常做这个动作的你,笑得有些勉强。
好似抚慰。
泪缓缓流下,止不住,不想止。那个笑容,鬼使白好像看见了从前的你.....

4.
五年前三月
“月白,这是什么意思?”你坐在他旁边,晃着双腿,笑容挂在脸上,像个孩子。一旁的男子身穿白衫,白发飘飘,面容温婉,双手捧着竹简,如有所语。“大人,你还小,此意思无需多作解释。”名为月白的男子收好竹简,停止了话题。你也不在意他敷衍的回答,有点固执地问道:“那何为‘爱’?”月白知道你所指意味,想得到一个书面回答,他轻笑一声,把手放在你的心口处,淡淡开口:“爱在这里。”
你不明白眼前男子的表达方法,只好由此作罢,不再询问。小时候庭院外总有几个小妖怪在吵吵闹闹乱成一团。体弱多病的你从未离开过庭院,进入你不了解的外界。喜静的月白却因为吵杂声十分苦恼。
“月白,他们在说什么,你带我出去同他们问好可好?”终究是个孩子,月白想。他放眼望去,只见路旁一堆孩子在嬉闹,月白把你揽入怀中,翻开竹简,喃喃道:“大人方才所问是哪个?”你一脸欢喜在竹简上指指点点,并未留意男子没为刚才的问题给出答案。
对于此刻的你来说,知识是陪伴你度过十几年孤独生活的友人,是关键的。
除外?
便是月白。

阴阳师同人/鬼使白x你系列

BG向
#鬼使白x你
#设定双暗恋

真的不会揣摩男孩子的心思啊,那就甜一下高兴一下吧bu
感谢喜欢!!

2
你还是不喜欢说话。
依稀记得你的母亲告诉你,原因好像是在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随后整个性子都变得孤僻起来。也不知是真是假,想着想着,你微微叹了口气,从桌台下拿出蜡烛点燃,烛光在黑夜中熠熠发光。你跪坐在桌子面前,注视着烛光,看它悄悄落下烛泪。“大人,夜深了,不宜点蜡,您应赶快回房休息。”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脱口而出的关心,习惯的言语让你一下子就想起他。你背着他,少顷点点头。鬼使白看着你小心翼翼的动作,一时间没了话,他似乎很是了解你的病情,“近来气候阴冷,大人还是尽量少出门为好。”
“知道了。”出于礼貌,你还是勉强开口回答他。
鬼使白伸手抚摸你的头发,无声的温柔在暗示你不必担心。就是这样,即使你搞不懂他,但他确实让你感到温暖。“大人,有时间请个大夫来看看您吧。”你转过头来看他,烛光下他笑得温和,双目满是关爱,你没有亲人,这么多年以来,总是隐隐约约感到,他给了你家庭的温暖,好似相互依偎。
“有劳。”
你努力抿嘴笑笑。
鬼使白抬手拂灭蜡烛,你安然睡下,听见他关上房门,离开你的视线。
睡梦中,你听见樱花树上的风铃在响,是谁?
你悄然闭上眼睛。

彼此的距离哪怕就是这样,从第一眼看她起,得知她的名字,再忘掉,贪心地想了解她,再互相亏欠。
之间的羁绊,竟是这样深。
是这样,想要对她好,又怕小心翼翼的她发现。

鬼使白烦躁地张望着樱花落下,这棵树的花,明天就要凋零了吧?
什么时候才能不为那点儿事烦恼。
鬼使白在想。


“大人,不是告诉过你,切勿出门?”你点点头,小片的叶子从树上落到你的肩膀,又被风吹到不起眼的角落,你拿起扫帚把叶子扫到一旁,鬼使白看着你孤单的背影与黯淡的眼神,只好结束方才的话题,“大人,你的头发乱了。”你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的确,今早看见满地叶子便匆匆起身打扫,还没来得及打理自个儿。
鬼使白轻轻为你梳理头发,你捧着铜镜低头若有所思。“大人,很是冒昧地问一句,你守护这帮人类,何苦呢?“你也想不明白,此时此刻,你觉得鬼使白不像鬼使白,如此温和的他,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
果然,你不懂鬼使白啊。
你不懂月白。

“或许,是宿命。”
你有意无意地回答。
“不,大人,或许,是自愿。”
你听见他说,理不清意思。

阴阳师/鬼使白x你

#BG向+乙女向
#鬼使白x你
#设定双暗恋bu

ooc可能有,不是很会揣摩男孩子的心思
无私设,感谢喜欢!
1.
近来,平安世界处处漫溢着阴气,不少人被妖怪恐吓以至纷纷逃去,少数也会前来寻求帮助。开始你毫无头绪,整日为此事烦恼,鬼使白看见你脸上最近少有笑容,勉强为你出了个主意。“阴阳师大人,断桥处封印阴界裂缝的结界出现了弱化,您不妨叫他们不要前往黑夜山即可。”不同于其他,他没有明目张胆的嘘寒问暖,也没有小心翼翼的动作,他只静静地给你提出建议,亦或完成你给他的任务。“一直拖着这事不解决还是不行的。”你向他提出心中所恼,抬手沏了一杯茶。“确实是这样没错,但大人还是先考虑那些人类的安危吧?切勿杞人忧天。”

你搞不懂鬼使白。他的聪明让你摸不清虚实,你也承认,你敬佩他解决问题的思路,有的时候,他不说话,你就在屋檐下看着他,樱花树上方置了风铃,摇摇曳曳把微弱的风吹到他身旁,目光无意地游走,停在你单薄的身上,四目相对。你尴尬地朝他笑笑。
小鹿乱撞,扑通扑通,希望闯进他的心里。
好似看透你的心思,“大人,起风了,还望不要出门走动。”你还是不太爱出声,勉强的俏皮,听出一阵忧伤⋯⋯

他到底在想什么,你搞不懂。


说实话,你的身边也不止他一个式神,带着稚气未脱面孔的般若似乎更加平易近人。”大人,你可别管那些肤浅的人类了,快来和我玩呀~“你暗笑般若单纯,你自身不也是人类吗。可他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搞不懂你,你搞不懂鬼使白,各有各的心思,无法理解。

对鬼使白的感情,有的时候,恐怕你已知足,亦是失望,还是回归那一种生活吧?比起逃避。
你更喜欢默默望着樱花树下的他。
什么时候,这腼腆的性子也能变得多话一点呢,你不愿想。
鬼使白也不会想。